精品久久久一区二区三区,亚洲色无码播放亚洲成AV,免费又黄又硬又爽大片

<optgroup id="8gg0g"><dd id="8gg0g"></dd></optgroup>
<blockquote id="8gg0g"><table id="8gg0g"></table></blockquote>
  • <nav id="8gg0g"><table id="8gg0g"></table></nav>
  • <td id="8gg0g"></td>
  • 您的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資訊 >> 行業新聞

    關于我們

    “被物聯網”的我們,何以在信息化的時代里安身?

    發布時間:2016-9-27 瀏覽次數: 2062
    “被物聯網”的我們,何以在信息化的時代里安身?

    2012年12月,全球項尖科技雜志《Wired》,封面報導了一個無辜者“被黑”的真實故事:

    故事的主角霍南,是《Wired》雜志舊金山總部的一名優秀記者。
    在一個8月天里,一個來自世界另一邊的黑客少年,闖進了霍南的iCloud賬戶,發出了一個“遠端移除”的命令,刪除了霍南花了一輩子積累起來的資料。
    其中,包括他女兒出生第一年的所有嬰兒照片,他早已過世的親戚留下的照片記憶,他八年心血工作累積的Gmail郵件等等,全部煙消云散。同時,青少年還竊取了霍南的推特賬號,向他幾千個追隨者發出種族歧視和恐怖的污言穢語。
    不僅如此,當霍南致電蘋果的科技客服部門,希望追回自己的iCloud賬戶時,霍南發現另一個“自己”早在半小時前,已經打過電話要求重設密碼。
    而他所有的信息,在這位青少年面前幾乎都是透明的。甚至基于所獲取的資料信息,該青少年完全可以入侵到霍南的網絡銀行、股票賬戶等等,進行資金轉移。
    整個事件下來,作為優秀科技記者的霍南連對手是誰都不知道,自然更不知道這一切的發生到底是“為什么”了,當然這并不足為奇。
    因為當這個青少年淡入人們的視野,享受眾人的目光的時候,他坦言:做這件事的目的只是要揭露我們每個人日日依賴的網絡有多脆弱且不可靠。他達到了自己的目的。而霍南之所以會損失將近十年的資料和回憶,只能說因為“萬物互聯”被“殃及池魚”了。
    科技發展滋生風險危機
    “霍南事件”,對于在科技迅猛發展過程中,在走向物聯網、大數據的我們來說,不是什么稀奇事,更不是個例。而且,越是科技發展,我們所用軟件及網絡程序代碼越是復雜,我們面臨危險就越大,而且也愈加脆弱容易受傷害。
    根據卡內基美隆大學的研究指出,一般商業軟件,通常每1000行代碼會有20-30個漏洞;每5000萬行就可能有100-150萬個可能存在風險或將被利用攻擊的漏洞。而事實上,我們現在很多程序的代碼行數又何止成千上萬。
    早在1969年,引導阿波羅11號航行35.6萬公里抵達月球再返航的導航電腦,程序代碼只有14.5萬行。到了20世紀80年代,太空梭正式開始服役的時候,主要航行軟件的程序代碼膨脹到了40萬行。而到了21世紀,微軟Office 2013的程序代碼就有4500萬行;支持一輛汽車運作所需的程序代碼更是高達1億行。
    隨著軟件程序代碼的大小與復雜程度的不斷上升,程序代碼里所含的錯誤與漏洞也在呈幾何倍數增加。所有的這些都在無形之間,增加了我們在這個“萬物互聯”的世界里的處處危機與防不勝防。
    無責任意識助推風險滋長
    即便是程序代碼變得更高級復雜,那么,我們的程度員為何在黑客面前總顯得有些力不從心,甚至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呢?
    或許,Facebook的軟件開發人員的一句格言能為我們說明些問題,那就是“Move fast and break things”(快速動作,打破事物)。這句話充公體現了Facebook關于程序開發的指導精神: 關鍵在于產出程序代碼的速度,即便有問題或安全隱患也在所不惜。
    Facebook的CEO馬克·扎克伯格亦表示, “如果你從來沒打破些什么,可能就是你動作還不夠快” 。
    無獨有偶。我接觸過的一家國內互聯網金融企業,其公司技術開發團隊規模和實力都可以說是相當不錯的。但是,企業高層的指導思路跟馬克·扎克伯格頗為相似:為了趕項目進度,哪怕產品做得再爛些,BUG再多些,都是可以接受的。
    “先上線,搶占先機,剩下的再慢慢更新、迭代、升級!奔幢闶沁@樣做,會對企業會造成具大的成本浪費也再所不惜,更別提用戶體驗和安全保障了。
    甚至,我們的很多程序員都心知肚明,自己那些趕鴨子上架的東西實在“爛透了”,但是沒辦法,那就等下次有機會再做得好一點吧,但每次似乎都會有另一個“下次”。
    這著實讓我感到深深的擔憂!巴瓿杀韧昝栏匾,這種急功近利且不負責任的態度,或許就是我們軟件程序代碼的所有問題的根源,并已成為今日網絡安全面臨的最大威脅。
    因為正是這些軟件缺陷和安全漏洞,讓我們爆露在物聯網和大數據的威脅里任人魚肉。如若不得到改變,這種不安全性還將以摩爾定律增長。
    據相關統計數據顯示,我們所使用的各種系統中,有75%都只需要幾分鐘就可以被攻破的。而我們就生活在這樣一個程序代碼霍亂的時代,何以安全!
    黑客技術的發展值得借鑒
    當我們的程序員在為了“完成”而漏洞百出的時候,卻有一批黑暗處的人員,在精心耕耘培育著讓人為之“驚嘆”的產品。這也是為什么我們有時候會覺得:黑客或者說某些犯罪分子,總是能追上時代的最新趨勢;犯罪手法也永遠走在科技的最新尖端!
    早在2012年,莫斯科的卡巴斯基實驗室研究人員發現了一個極其復雜的惡意病毒,而當他們發現的時候,這個病毒已經竊取全球資訊系統的資料長達五年以上。
    對此,歐洲乃至世界知名的計算機及網絡安全提供商F-Secure的研究長表示,這個病毒潛伏這么久而一直沒有被發現,可以說是防毒產業的一大失;并且強調自己和同事可能“落后一大截,不在同個等級里”。
    同樣,那家要保護我們不被黑客攻擊的公司——防毒軟件諾頓的制造商賽門鐵克,也沒能防止自己的源代碼被盜,而被黑客入侵偷走了1.27GB的防毒軟件源代碼。
    如何讓黑客技術為我所用,或者說培養白帽黑客以提高網絡的安全保障,或許將成為我們接下來的一個考慮方向。
    上一篇: 建設智慧城市,信息安全不容忽視
    下一篇: 沒有了

    4000001419
    瀏覽手機站
    微信二維碼
    精品久久久一区二区三区,亚洲色无码播放亚洲成AV,免费又黄又硬又爽大片